bob天博体育
TEL:0757-88818598
首页

bob天博体育

眼药龙头“闪崩”谁在爆炒“近视神药”

发布时间:2022-09-08 13:38:32 来源:bob天博进入 作者:bob天博注册

  眼药龙头“妖股”兴齐眼药的闪崩,又将“近视神药”阿托品滴眼液拉到聚光灯下。

  6月24日,兴齐眼药股价闪崩,收盘大跌16.76%。6月27日开盘,兴齐眼药盘中大跌超5%,收盘时跌幅为4.06%。两个交易日内,市值累计蒸发约29亿元。

  兴齐眼药股价大跌的同时,另一家眼药个股欧普康视也出现股价下挫。两家公司的股价波动,引发了市场上一波关于它们布局的“近视神药”阿托品滴眼液将被禁售的猜测。但紧接着,兴齐眼药否认了这一传闻。随后,从6月28日起,兴齐眼药股价恢复快速上涨。截至6月30日,兴齐眼药收报153.32元/股,上涨6.62%,市值135.07亿元。

  兴齐眼药的“近视神药”阿托品,自2019年起,以一己之力带飞了公司的股价和业绩。2019年至2021年,公司净利润持续倍增。上市之时,兴齐眼药的发行价仅为5.16元/股,2020年7月,股价一度上涨至226.70元/股的高点。

  但是,市场对其的担忧仍然存在。自2019年起,兴齐眼药的大股东就不断减持。6月21日,公司第二大股东桐实投资清仓兴齐眼药,成功“撤退”。同时,低浓度阿托品虽然在近年来受到了不少近视青少年家长的“追捧”,但是其效用也备受市场争议。

  6月24日,兴齐眼药开盘股价平开,却在临近午盘闪崩,最大跌幅一度高达19.52%,逼近跌停;截至当日下午收盘,跌幅稍稍收窄,但仍然高达16.76%。紧接着,龙虎榜数据显示,兴齐眼药遭到三机构卖出,合计金额高达1.2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兴齐眼药是一家主要从事眼科药物研发、生产、销售的专业企业,前身是东北制药集团沈阳市兴齐制药厂,自2000年7月改制后,由原厂长刘继东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主要产品是眼科处方药物。重磅产品是低浓度阿托品,这是一款控制青少年近视的滴眼液,近年来被市场称为“近视神药”。

  兴齐眼药无故“闪崩”后,对于其原因的猜测不断发酵。在雪球等平台上,有投资者讨论称,不久前《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发布,文件中规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

  而兴齐眼药的重磅产品——低浓度阿托品,正在通过拥有互联网医院资质的兴齐眼科医院实现远程销售。目前,该产品仍处于临床阶段,尚未获批上市。低浓度阿托品,被称为“近视神药”,是一款用于控制青少年近视的滴眼液。而同样股价产生波动的欧普康视也在6月初刚刚公告称,其阿托品滴眼液去的了院内制剂资质,而且其旗下的医院也在不久前获得了互联网医院牌照。

  也因此,市场上关于“阿托品院内制剂在互联网医院可能被禁售”的传言一度甚嚣尘上。

  对此,兴齐眼药回应称,《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目前还只是征求意见稿,还未正式实施;公司也没有接到禁止通过互联网医院在线诊疗的方式销售药品的通知,目前公司经营模式没有问题。

  兴齐眼药否认了阿托品互联网销售受限消息,市场上对其股价大幅下挫的原因,仍然猜测纷纷。但《财经天下》周刊也发现,近年来,公司的大股东不断减持套现。

  2018年1月,据限售股解除限售刚满一月,桐实投资就率先披露减持计划。直到今年6月21日,桐实投资将手中的所最后持有的股份出售,完成了对兴齐眼药的“清仓计划”。粗略计算,若以兴齐眼药6月21日的收盘价162.67元/股计算,桐实投资套现金额将可达24.52亿元。

  在兴齐眼药之前股价高涨之时,第三大股东LAV也在短时间完成了“撤退”。2019年4月16日,LAV对外披露其减持计划,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3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9%。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LAV已经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大股东接连减持后,IPO前进入兴齐眼药前十大股东席位的股东,目前仅剩下实控人刘继东及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高峨两位。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刘继东和高峨也进行了一定幅度的减持。

  2016年12月,兴齐眼药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发行价为5.16元/股。之后,兴齐眼药股保持了稳定的上升趋势,但从2019年4月起,其股价开始大幅飙升。2019年4月1日,兴齐眼药股价为18.13元/股;等到了2020年7月23日,兴齐眼药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达到227.45元/股,一年多的时间里,兴齐眼药涨了10倍以上。

  据媒体报道,一位曾在2019-2020年炒作过兴齐眼药股票的投资者表示,兴齐眼药之所以成为妖股,主要是受到阿托品概念加持。

  兴齐眼药的低浓度阿托品,是一款能控制近视的滴眼液。在多年前,医生们就发现,抗胆碱药物阿托品可用于散瞳验光,让瞳孔括约肌和睫状肌放松,便于观察眼底。它在国内也很早就开始了应用。27岁的王夕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十四年前,我上初一的时候,因为近视去看眼科,在验光之前,医生会先告知我要滴一种用于散瞳的眼药水,就是现在大家常说的阿托品。”

  但原本用于散瞳验光的阿托品,在新加坡科研人员的一项实验中被发现,它还具有“延缓近视”的作用。这项实验从2006年延续到2016年,最终结论是:0.01%的阿托品滴眼液在减缓近视进展方面更有效;参考资料显示,5年的观察时间里,使用低浓度阿托品人群,近视度数加深不超过140度,而未使用的人群2年半时间里就近视度数就加深了140度。

  这一结论发布后,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的名字在国内数量庞大的青少年近视群体中迅速扩散开来,甚至被称为“近视神药”。但在目前,全球尚无正式获批的低浓度阿托品产品上市,阿托品滴眼液用于控制近视的严格临床试验仍在筹备或开展阶段。

  在国内市场上,兴齐眼药率先开展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临床试验。今年4月20日,公司还披露,相关III期试验正在进行中。

  在2019年12月,兴齐眼科医院获得了互联网医院资质,这也意味着,它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开展远程诊疗及销售药品服务;并能向近视患者出售低浓度阿托品。

  一位从事视力防控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国家一直没有批准阿托品作为视力防控的产品上市,这次批准的是医院的院内制剂。”

  所谓的院内制剂,官方名称为“医疗机构制剂”,是指医疗机构根据临床需要,经批准而配制自用的固定处方制剂。这类药物购买不易,患者必须在医院内凭借执业医师开具的处方才能购买。所以,如果仅拥有院内制剂资格,受限于地域,兴齐眼药的阿托品滴眼液市场覆盖面有限,难以实现放量。但目前在国内,这是唯一合法获得低浓度阿托品的途径。

  在此背景下,阿托品滴眼液这款还未获批上市的“近视神药”,也让兴齐眼科医院的线上问诊量迅速“起飞”。2020年,其日均接诊超400人次;到了2021年,其1~7月日均接诊人次已超600人次。

  兴齐眼药的业绩也从2019年起开始大幅增长。2019年至2021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36亿元、0.88亿元、1.9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2.79%、145.11%、121.31%。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0.74亿元,同比增长123.36%。

  但市场也因此一直处于担忧之中:兴齐眼药是以“院内制剂”的特殊模式销售阿托品的,一旦有“禁令”出台,阿托品的销量必将大幅度下滑,兴齐眼药的业绩也必将受到影响。

  根据国家卫健委2021年公布的数据,2020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人数已超过1亿;其中6岁儿童为14.3%,小学生为35.6%,初中生为71.1%,高中生为80.5%。

  青少年近视已成为不少家长的一块“心病”。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不少企业为了吸引消费者,不惜夸大宣传、扩充各种渠道引流。也因此,近年来,低浓度阿托品可以“预防近视”的消息,迅速在家长圈子里传开,阿托品开始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不需医生处方的“灰色市场”也随之暗暗滋生。

  北京家长杨宁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她上小学的孩子在体检时发现视力下滑,医生告知其低浓度阿托品或许可以控制近视,但这款药在国内并未正式上市。之后,也有亲戚向她推荐说,可以找人网购或从香港等地代购阿托品。

  杨宁查询到,在小红书平台上,搜索“阿托品”关键词,找到的笔记数量可达6800多篇。在微博、知乎等平台上,咨询阿托品购买方式的帖子也随处可见。甚至有不少家长在海外和中国台湾、香港等地溢价代购。一款名为“亚妥明”的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在有的代购渠道上甚至最高可以炒到上千元一盒。

  据央视网报道,2021年12月23日,河南首个抑制儿童青少年近视发展的院内制剂——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在河南省人民医院获批上架,消息一出,就出现了家长排队购买滴眼液的情况。

  但是,没有通过临床实验,没有产品上市,所以在业内人士看来,阿托品被称为“近视神药”,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一位眼科医生就表示,虽然已有多项研究证实了阿托品对于近视眼防控的有效性,但是,阿托品延缓近视进展的机制还有待继续深入研究证实;而且,它不能消除已有的近视,只可以控制近视发展的速度。

  “当初验光后,孩子的两只眼睛近视度数分别是75度、100度。我托人网购了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后,用了一段时间,孩子近视度数还是增高到了200度。之后,我就没有再用阿托品了。”杨宁说。

  前述从事视力防控的业内人士则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使用阿托品,多次使用容易让睫状肌的调节作用‘瘫痪’,即使浓度低但是长期副作用依然存在。一旦停用,还有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他认为,对于青少年近视群体来说,滥用阿托品,就像是“饮鸠止渴”。

  新加坡眼科研究所还指出,阿托品药物会引起畏光、视近模糊等不良反应,浓度越高也越明显,停用后近视度数可能反弹。

  “未批先用”的阿托品滥用,形成了不少“灰色地带”。也因此,市场上也在期待阿托品药物正式获批。毕竟,能够获得国家药监局在安全性上的认可,广大家长和医生们可以更加放心;对于企业而言,谁能率先获批,谁就能更快地触及国内上亿青少年近视群体的庞大市场。

  在低浓度阿托品产品的赛道上,“内卷”也早已开始。兴齐眼药已经是这个领域临床试验进展最快的企业之一。此外,还有欧康维视的阿托品制剂也处于三期临床阶段,恒瑞医药、爱尔眼科等公司也已进行了低浓度阿托品产品布局。


上一篇:滥用眼药水已成护眼误区汉方视康等品牌普及科学护眼任重道远
下一篇:“2020—21年度中国家庭常备药上榜品牌”揭晓珍视明滴

bob天博进入


bob天博体育





总部:佛山市高明经济开发区
电话: 0757-88818598   13316298838
传真: 0757-88819920
邮件:
sales@chinawwt.cn

销售部: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淘金路36-38号帝景大厦

电话:020-85586857    

传真:020-38461041


24小时销售服务热线:18610757988